您当前的位置:党崾信息门户网>时事>日本报纸在侵华战争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日本报纸在侵华战争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2019-12-02 07:15:03
据门头沟区灯光秀活动指挥部发布消息,10月2日,永定楼广场灯光秀演出过程中,由于观演市民大量聚集,存在瞬时大人流安全隐患。为确保广大市民的人身安全,原定10月2日-10月7日举办的灯光秀演出暂停举办。

918事件已经过去了80多年。然而,对于日本为什么发动侵略战争并遭受失败的痛苦后果,仍然没有明确的结论。

仅仅把原因归咎于军事部门的失控和军国主义是远远不够的。还有必要深入思考报纸在推动整个日本卷入这场战争中发挥的作用,它最初的职能是监督政治权力的行使和向公众传播信息。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政府为了宣扬“满洲和蒙古是日本生命线”的荒谬观点,不断操纵新闻媒体,编造更多谎言,最终滑入亡国深渊。

去年,日本学者原坂口在中国翻译出版的《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Pacific War and Japan News),从媒体与国家命运的关系来看,可以说是揭示日本法西斯战争真相的杰作。作者,前坂口先生,写这本书的初衷是试图揭示一个人们无法通过太平洋战争中日本新闻界的损失来理解的深刻问题:一个负责任的新闻界实现的言论自由是一个国家乃至全人类的福音。然而,屈服于法西斯军国主义并放弃社会责任的媒体误导了一个国家的人民,使该国濒临崩溃。

1941年12月10日《朝日新闻东京晨报》

前坂口深刻揭示,在“9·18”事件后的15年里,日本政府为了宣扬“满洲和蒙古是日本的生命线”的荒谬观点,不断操纵新闻媒体,编造更多谎言,最终滑入亡国深渊。9·18事件后,《东京日本新闻》坚持维护日本权益的一贯强硬路线。1931年10月26日,晨报以两个相反的版本发表了一篇题为“保护满洲——我们帝国的生命线”的特别报道。它声称:“满洲和蒙古的特殊权利和利益是通过日本清朝和日本与俄罗斯的两次大战,以数十万人的生命和数十亿国家货币为代价获得的。它们是我们人民血汗的结晶。”它认为“9·18”事件是“滥用权利和利益以及日本的安排”的结果,而不是领土野心。

“满洲和蒙古是日本的生命线”的政治谎言可以追溯到丰臣秀吉时代。日本及其邻国和平共处了1000年,直到丰臣秀吉决心将其权力扩展到日本领土以外。在给朝鲜国王的信中,丰臣秀吉说他已经平定了日本,证明了他的不可战胜。现在,他将入侵朝鲜、中国甚至印度,并将日本的习俗和价值观传播到这些国家(美国[)詹姆斯·麦克林:《日本历史》,第33页。日本列岛统一后不久,丰臣秀吉于1592年和1597年入侵朝鲜,试图利用朝鲜作为跳板,实现图谋中国的野心。在明朝军队的抵抗下,它的野心失败了。

1855年,幕府末期的思想家吉田松阴在他的文章《监狱就是岗位》(Prison is Post)中提出了“补偿理论”,即通过“侵略弱小的邻国”向欧美寻求经济、政治和精神上的补偿,“补偿那些因满洲和朝鲜土地而失去与俄美贸易的人,这些土地很容易被政府夺走”吉田松阴的“补偿理论”被明治后期政府视为最高国策,成为日本大陆政策的思想渊源。后来,山县有朋就任首相后不久,向内阁提出了“外交事务简述”,并明确提出了“利益线”扩张理论,这深刻影响了后来的日本外交政策。这一提议公然将当时视中国为主权国家的中国和朝鲜拖入其利益线,以防止俄罗斯侵占中国东北。日俄战争恰恰是日本保护其所谓“满蒙利益线”的战争。

1929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席卷全球,日本经济遭受重创。日本右翼势力认为,只有占领“满洲和蒙古”,日本才能解决经济危机,找到出路。松冈优育首次提出“满洲和蒙古是日本的生命线”的论点。为了维护其在满洲的“既得利益”,日本不得不为此投入更多的社会资源,压制言论自由和控制舆论。在此期间,日本政府制定的舆论政策侧重于鼓舞士气,并尽力为侵略战争寻找一个“公正”的借口,声称战争的目的是了解和扩大东亚人民。石原微笑着鼓吹这一侵略行为,因为日本武士道“使命”已经形成一千多年了。他狂言道:4亿中国人,统一如此大的中国领土要求日本侵略中国以“拯救”它,从而引诱人民并驱使他们为侵略战争服务。

"我认为法西斯新闻理论是我的交响曲."媒体已经成为日本宣扬军国主义的有力工具。

希特勒曾经自豪地说,“我的新闻机构是一个真正成功的例子。我们已经消除了任何人都有权说出自己想要什么的想法。”墨索里尼还自豪地说:“我认为法西斯新闻理论是我的交响曲。”

1943年11月之前,日本大本营的新闻稿只是夸大了结果,捏造并不严重。自1943年11月以来,关于不存在胜利的报道已经开始。关于冲绳、吕宋、台湾、莱特、马里亚纳、九州、吉尔伯特群岛、第三所罗门群岛、布干维尔岛和拉纳岛战役的信息都是捏造的。

举一个例子。1944年10月19日,在台湾海域的空战中,大本营发表报告称,日本海军击沉并摧毁了19艘美国航空母舰、4艘战列舰和总共45艘船只。皇帝也发出了“战斗!举国欢腾,甚至公布了纪念胜利的记录。然而,事实上,这是一个巨大的谎言。当时,美国军方只有17艘航空母舰。

在侵华战争期间,绝大多数日本公民认为政府正在发动一场正义的战争。日本媒体清楚地意识到“9·18”事件是日本关东军策划的一个大阴谋,在报道中称这是中国的挑衅,日本的反击是“正义的行动”。当时日本还不知道南京大屠杀的暴行。他们直到东京审判才为人所知。反战总理犬养毅被谋杀也被报道为“爱国”行为。

从战前准备舆论到战争结束,除了少数有良知和勇气的媒体人,如童生·尤,绝大多数媒体人都在协助和教唆虐待。在原有事件的基础上,通过新闻媒体的颠覆、捏造和宣传,创造了从全国各地学到的“炸弹三勇士”、“爱千针”、“愿死精神攻击队”和“爱国主义”,甚至到了女孩可以为这些“英雄”而死的地步。日本人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听到和看到的,都是胜利的好消息,都是在战争中感动日本的英雄人物,令人叹息。

直到1945年8月15日战争结束,报纸在晨报上报道了战败的消息和接受波茨坦公告的过程。公民们第一次被告知了战争的真相,得知了在大本营发布的所有消息都是假的,并得知报纸以前的报道充满了谎言。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通过新闻控制,日本政府掩盖了其公民的耳目,对真实的战争局势一无所知,而真实的国家军事机密却被英美破译。珍珠港袭击的策划者山本异龙上将在山本异龙的航班在所罗门海上空遭到袭击时被杀,因为航班信息是由盟军解码的。

如果日本媒体能够客观而详细地报道这场战争,也许这个国家不会疯狂地走向灭亡。

历史没有假设。但是,如果日本媒体能够对过去15年的战争进行客观、详细的报道,侵华战争的真相就可以进入日本成千上万的家庭,战争的血腥残酷和不公正就可以在所有日本人面前充分展现出来,那么这个国家也许就不会疯狂走向灭亡。

在过去的一两年里,日本对公众舆论的操纵有所增加。尹健就在不远处。我希望前坂口的历史反映令人担忧。

(作者: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6年9月19日的《北京日报》上。最初的标题是“日本法西斯战争中丢失的新闻”

来源:北京日报记者:严颖

制片人:刘丽芝

编辑:袁昕

流程编辑:宏远花园

在线买彩票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加拿大28app pk10开奖视频 广东11选5

上一篇:沐阳:华为概念将是科技股下一波主力
下一篇:楼市“后遗症”出现,一现象与2014年相似,可怜的还是购房者
新闻
返回顶部